二零一零年十二月二十六日

亲爱的阿东:

        你好,

        早在好些年前因为一直想让自己尽早的成熟起来,于是不再接触任何的童话故事,甚至不再相信那些美好,也不再总是去追问“浮沉各异势,会和何时谐”,因为早已明白了这世界没有那么多答案,爱情本来就是个无解的过程,经历了就经历了,缘分与否早就成为了自己安慰自己的借口,可是为什么却有会有个这样完美与圣洁的你出现在我的生活中?在一起的几十个日夜让人毫无准备的感受到那些日益增多的爱恋冲击着自己。我们的爱情究竟是一个怎样的童话?

        一直在跟你说,十一年前没有选择用不成熟的心智去爱你在现在看来实在是正确的决定,那个年纪,太容易把好感当做爱情,有时小心翼翼的按照看来的听来的爱情的模样去经营和照管,以至于在所谓的爱情被毁灭时连抽身都还未曾学会。而现在,学会了无时不刻的盼望着能珍惜眼前人也被眼前人珍惜从而从此长相守,也懂的了谦让和责任。而现在,能全身心的爱着你也被你这样回应着,不顾一切又有何妨?若是真的就这样了一辈子,大概连自己都会佩服我们爱情的伟大吧?

      我一直很惊讶当你我肌肤之亲的时候产生的那种感觉,不知道为什么会每时每刻的都想要紧紧的抱着你,恨不得紧得想要嵌入你的身体,有时候亲吻的时候甚至舍不得呼吸,仿佛空气都阻碍了我跟你,你信不信都好,这真的是从未有过的感觉,当隔着赤道与两个大洋却无尽的想你时,我们有过的拥抱与亲吻却变成了我愿用一切去换取的美好。你不会知道我有多害怕失去你,就想你不会知道我有多爱你一样,无论什么样的副词添加在我爱你三个字里距离我想让你知道的爱意却还差了十万八千里呢。好吧,我爱你~~

     谢谢你让我总是感觉到甜蜜,谢谢你每次争吵过后都让我知道那是因为你爱我,谢谢你的一切付出,那些我发现的和因为太笨还没有发现的。。谢谢你跟我个机会让我相信我们之间的童话,谢谢你愿意耐着寂寞依然在等我。谢谢你爱我。。。你乖乖的等着,让我花尽心思的去回报你对我的爱,让我把我的爱全都射给你。都是心甘情愿的,都是在所难免的,估计这辈子还真的不够呢。

                                                                                                         何侃

                                                                                                      2010-12-26

发表在 未分类 | 一条评论

凡事总要有个过程吧

你就当做情书来看吧

昨天看他演唱会 沙哑的唱完浮夸

不知道听过多少遍多少版本 竟然这次才听懂最后一句

我非你杯茶也可尽情地喝吧

难道不是解了渴就好么?

刹那已经十一年

竟奢望当初用结束开始的一个开始能换来冥冥中被注定的现在

即使这样的注定是由自己强加上去的

已经习惯了对爱情二字嗤之以鼻 却从未对它失去期望

只是因为知道了它的模样 来的时候判断起来没有了太多难度

哪怕去的从来都那么快

要是你愿意下个小决心赌这么一次

真的不得不笑着跟你说你赢定了

我抽烟我喝酒我没事儿还打个麻将

我也可以不抽烟不喝酒连麻将都不打了

多大点事儿啊

其实你究竟有没有意识到在你过了二十七岁我快二十八岁的时候能隐约感觉到爱情这东西是件蛮不可思议的事儿?

至少我感觉到了 至少我也意识到了

太多太多的我喜欢你你不喜欢我你喜欢我我不是那么喜欢你的故事每天每夜翻翻覆覆的折腾来折腾去把你我对爱情的向往打磨的已经快让人失去了欲望

你却连自己有没有一点点喜欢我都不知道

哥不写了!!!!!!!!!!!!!!!

发表在 未分类 | 4条评论

凡事都要有个缘由吧

也倒不能说每次就是谁辜负了谁 谁伤害了谁之类的

除非硬要用成败之类的标准去界定动机 衡量得到与付出 

是不是因为都习惯了当看到或者身临其境那些悲催的结局时就压根想不起来那些暗涌让人发热的开始与过程?

大概几年前还觉得世人对于男女感情的偏执有时候美好的同时也蛮可怕

可是到了现在愈发的觉得原来人们总是预先设置好了答案 然后通过反推去寻找问题以及提问的人

吹毛求疵 模凌两可的整个求解过程让人变得面目可憎

是不是忘了怎么死心塌地?

是不是习惯了以为自己就是那个有资格评头论足的人?

没写完。。没人看。。明写

发表在 未分类 | 2条评论

after inception

看完inception就连着做了几晚怪梦

怪的我都不好意思说

我进了谁的梦

谁在我梦里

为什么我妈在梦里被捅了一刀。。。谁捅的?

 

临近七夕 身在国外却对这国人的节日心惊胆颤

不停的回答身边的人其实早就已经放下了

事实上的确是放下了的 不然呢

只是遇到这样的黄道吉日难免失控的回忆

都五年了

这些年来的一切 竟需要细细的分辨一下 哪些是回忆 哪些是被实践篡改过的

哭笑不得的是人的记忆总是会不时的犯贱

那些美好的记忆总是有失焦的时候

倒是剩下的那些痛苦会格外的清晰

每当过去侵入了现在 总是连带着当时的一切 或鲜活 或黯淡起来

以后也就按部就班的失去了控制

失控何尝不好 反正生活没有太大压力 压抑之后的爆发总会让人上瘾

就像太久没有爱人在心中积攒的爱一样

终究会一涌而出

受不了的反倒是对方了

 
发表在 未分类 | 5条评论

你走了…我便当你未曾来过

这个时候若是不写些什么
还是我么。。。
只是实在喝的多了些 眼睛都睁不开了
勉强来的事物总是难以美好的。。何必牵强
晚些吧。。。反正看的只剩自己了。。。


终于下完了eason 今年DUO演唱会
听说十月要来墨尔本再开一场
怎么会再错过
唱完反高潮说了句多谢
然后问观众有没有人赶着要走 一顿尖叫
用了七分钟换了一身衣服
 
其实先响起的是前奏
鼻子顿时酸的难过
我觉得要是去了现场 这首将是必哭的一首吧
听他插袋唱完一丝不挂 造型实在摸不着头脑
谁又在乎他声音已经开始沙哑
不如找个伴侣 十月带她去看陈奕迅

我内个认了五六年的干姐姐因为一些在我看来小的不能再小的而她却在意的事儿把我删了
从facebook。。
她说跟我联络感情是不需要通过facebook的
我还真不知道我跟你有感情…让我想想
你分手了喝多了半夜三更在街上肆意哭闹是我他妈的把肩膀借给你抱着你陪你哭硬生生的拉你上车
你低落了凌晨两点打电话给我对着电话哀嚎是我他妈的跟你讲道理安慰你让你冷静
你过生日了想收花我就给你送花然后按你家里的要求请你吃饭还要面对已经分手的前女友 我他妈的一堆罚单都交不起
第二天您就把我删了?
那种解脱释怀的感觉他妈的破茧而出
在没有谁的脸色需要照顾
也没有谁的难题需要应付
一个人睡着 或者经常睡不着
这一个月以来看你们听你们说你们夹在中间当了被人唾弃的垃圾桶是不是你还觉得我乐在其中?
时间果然是他妈的好东西
到头来男的有了新欢 夜夜笙歌 女的也吃起嫩草 没了踪影
我呢?
被用完了被遗弃了被删除了
我也弄不清楚为什么跟我奶在一起生活的老头总是说我这孩子善良
于是我只能让自己善良些
然后又被人赞誉脾气好
所以他妈的脾气越来越好逆来顺受什么的成了长项
他妈的遇到个动错心的主儿到头来说我脾气太好除了上床和吃饭的时候像个男人其他时候不像个男人
你犯贱犯到这地步我他妈的什么都说不了了
我伺候你我伺候她到头来换来一人跟我说一句对不起
我命真好!
有生之年离你们远一点不再招惹我觉得是个好主意
 
 
 

 

 
发表在 未分类 | 6条评论

心竟如此易被唱碎

两周前 她喝得兴起 路上抱着我 嚎啕的哭 我看着她心碎

前些天 他突然打电话给我 竟然也在哭 第一次一个男人跟我哭 我知道他的心也碎了

他俩一起五年 本是羡煞旁人的一对 眼泪流的让我嫉妒

你跟我一起一个月不到 也整天哭

真的对不起 猜来猜去猜不出真正原因 你跟我说已经哭的习惯了

我呢 明白爱已无所为 压抑难过心碎却怎样都哭不出来

只愿早些放下往事 从此收起真心谁也不再给

只是很怕哪天有人用真心来换

我也不敢给了

 

深知人都是犯贱或是贪心的

祈求着得到一样事物 轻易拥有了却想要更多

却忘了怎么去珍惜

等到失去吧 如果哭有用的话

 

题目说的是为你我受冷风吹

梁静茹周华健杨宗纬为我唱了整整四天

深情悲伤被唱尽

却想要陈奕迅能唱一次

莫文蔚也可以

我保证哭给你看…

发表在 未分类 | 一条评论

倒不如养只猫

好像从来就不喜欢小宠物

除非温顺如萨摩

其实萨摩耶不是温顺 听说只是脑子容量不大而已

一姑娘突然联系我说有猫需要寄养一晚

其实本想拒绝 只因家中木地板冰冷 加上我又不知如何讨它欢心

却因寂寞作祟 你陪我一晚也好 不要影响我睡觉就是了

回家路上 副驾驶座上的你突然开始叫

天哪 我一直以为你是哑巴猫 你怎么就开始喵了

该怎么去形容你的叫声 几年不曾有过的心软的感觉被你几声猫叫统统释放出来

越叫越软 连车都不会开 赶紧靠边停了

一顿爱抚安慰 说一堆好听的给你听 最后不得不跟着你叫 你却越喵越软

你让那些关于前女友痛经时打电话给我诉说后我的那种无能为力感顿时涌上心头

你却只会直勾勾的望着我

早知道不带你回家了 我知道你多怕陌生的房间 连个地毯都没有 我又是个没养过猫的人

实在难为你了 明早就送你回家 路上别再叫了…

 

跟你一夜情 却会如此感情泛滥

不如养只猫 至少有叫声可以牵挂

放心放心 我会对你好…

 
 
发表在 未分类 | 14条评论